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381|回复: 0

我的真实艳遇经历.一次完美的艳遇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2

主题

95

帖子

19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6
发表于 2018-4-14 03:1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、
  那是2017年秋天的事了。
  当时我住在呼市海拉尔宾馆,这是一家当地人开的宾馆,于其说宾馆还不如说是旅馆,配套设施有点落后。不过这又有什么呢,反正明天就要离开了。自从辞去原来的工作已有半个月了,在外玩了近一个星期,心态调整的差不多了,也该回去了,况且后天在威海的新工作将要开始。
  于是在临走之前又一次去了趟草原。九月的草原,天高气爽,自己一个人背着包在草原上足足走了有两个小时,最后还骑了一圈马。
  下午回宾馆洗澡,接着换衣服去街拍。刚出宾馆门转了个弯便看到一位女子,她戴了一顶白色的花边织帽,圆乎乎的脸上架了一副很大的灰色反光眼镜,穿着更是保守兼运动,看她走路与看地图的姿势我就知道她是新出门的驴友,而且是在找什么。
  我心里正要想着要不要帮她一下,没想到她主动走了过来,并且摘下了眼镜,很有礼貌地说:“劳驾,问下海拉尔宾馆怎么走?地图上显示就是在这条街,我转了一阵子没有找到。”
  声音还挺甜。
  我给她指了指方向,说左转往前走50米向右就能看到。
  她谢过我后便转身走了,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身后竟有一条长及腰部的大辫子,而且很黑。这样保留着传统发式的女人在如今已寥寥无几了,于是就是这一条辫子使我记住了她。
  在逛街的时候发现这里的酒吧有点与众不同,白天也营业,而且里面客人还挺多,有聊天的,有看书的,有戴着耳机听音乐的。这有点像内地的咖啡厅。
  吃过晚饭后我便决定去酒吧坐坐,感受下草原绿色浓意的马奶酒。
  挑了个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,点了些茶点和一小杯名为成吉思汗的马奶酒。
  喝了一小口,还真有点奶香,不过后劲大,一杯下肚竟开始上头了。
  这时我透过玻璃看到她来了,那位与我应该同住一家宾馆的马尾辫女子。不过现在她换了一件花色长裙,辫子也松散披了下来。
  她径直地走向了酒吧,当她打开门的一刹那,我便手举着杯邀她过来。
  她缓缓地微笑走了过来。
  “一个人?”她开口道。
  “嗯。坐吧,你也一个人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喝点什么?我请客。”
  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来杯红杯吧,波尔多。”
  干净利索,应该是位都市的上班族。
  我让服务员加了两杯,因为我实在不想喝马奶酒了,怕万一喝多了会吐出奶来。
  接下来我先问了她是否入住了海拉尔宾馆?
  她说是的,202房间。
  我说这么巧,跟你对门,我是201。
  新邻居呀,为这咱么着也得干一杯。她说着便碰了一下我杯子,一口喝下去一多半。
  我只得也跟她一样赶上进度,不过这红酒的味道真不纯,估计是勾兑了。
  她说自己第一次来这里旅游,不知有什么好玩的,想让我推荐下。
  我说一定要先去草原,因为那会使人心胸开阔,等临走时还要再去一次,因为那会使人懂得放下。
  她笑了笑,用手托着下巴说明白,一听就知道是过来人,不过我就在这住一晚,明天看完草原还得去别的地方。人生苦短啊,她又叹了口气道。
  这时我看到了她的右手无名指上有一道并是很深的印迹时,我顿时明白了。她一定是刚刚受过伤才出来散心的,也许是男人出了轨,她一气之下跑出来,也许是感情不合离了婚。总之她昨天的日子一定很伤心。
  不过她也许早已猜到我的伤心往事,两人都不言往事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
  我于是给她指点下接下来的旅程要注意事项,她则很认真地记了下来。
  酒吧的灯光暗了下来,是跳舞的时间到了,面积不大的酒台竟然还有一个小舞池。
  她邀请我去舞池跳一曲。
  我说别啊,我怕踩到你的脚,我只会交谊舞,而且只学了不到一个月。
  她笑着说,啊,你都学了一个月了,我才十天不到。来吧,我怕踩到你的脚,不过你放心,我穿的是平底鞋。
  好吧,我这个半斤八两就凑合着跟你这个小学生跳一出。
  不过一上场我才发现她竟然是个大骗子,这舞姿,这节奏哪里是小学生啊,分明是身怀绝技的扫地僧啊。
  一曲终了,她还想跳。
  我说你饶了我吧,酒可以陪你喝,但舞绝对是跳不了了。
  于是下场陪她又喝了几杯红酒。
  时间过得很快,已快十一点了。
  她提出要回宾馆,困了。
  我说我也困了,走吧。
  二、
  外面的风有点醉人,而且月光也恰如其分地倾泻着。
  到了宾馆,我扶着微醉的她问,去你房间?
  她说去你那里吧,你那里能看到月亮。
  打开门我把她放到了床上,窗帘拉上。
  她这时说要先洗个澡,说完她便脱衣去了卫生间。
  这在个空档里我还是思路清晰地先去抽屉里翻安全套,竟然没有。看来要出去买了,我对她说要出去一下,很快回来。她嗯了一声。
  我飞一般下楼问前台有没有安全套?
  前台的小姑娘狐疑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羞涩地说,你说套套啊,没有,我们这里是正规宾馆。
  天啊,真丢人。好吧,孩子,你把哥哥想歪了。哥哥也是正经人。
  只好出门去外面买,好在不远处看到一家小超市亮着灯,我快步跑过去。
  推门进去,发现是位老太太摇着一把叶扇正在看电视。我看了眼散乱的货架。还是鼓起勇气问道老板,有没有套套?
  老太太这时停下了扇子,什么套?这里有头套,鞋套,一块钱一对。她操着地方话与普通话回道。
  我尴尬地说是安全套。
  我这里只有安全带,没有安全套。她又开始了摇扇。
  我怀疑这家不是超市,而是五金店,而且她的耳朵可能不太好使。就在我准备转身走时,这时里面的一个小玻璃门拉开了,走出来一位三十多岁的胖子。
  他呵呵笑着说妈,人空说提避孕套。有,各种款式,尺码的都有。
  我欣慰地舒了口气道,杜蕾斯,两只装的就可以了。
  谁知老太太这时叹了口气说,要避孕套就说避孕套呗,还整这么多听不懂的话。
  我呵呵地对老太太报以歉意,怪我了。
  回到房间后发现她把灯关了,窗帘拉开了,月光如水一般地洒了一地。
  她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睡下了,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,脱下鞋子和衣服靠在她身边。
  如果她真的睡下了,就算了,对于性我是没有太多的强烈要求,万一她后悔了我岂不是犯罪。
  但她并没有睡下,而是转过身子靠向我,小声地问:买来了吗?
  我也小声地说买来了。
  买来了就做呗,你不会属被动型的吧?
  我说可能是吧,自己也不确定。
  那我帮你确定好了,说着她便起身压在了我的身上。
  做为一名受过正统儒家教育的我,做爱很是喜欢女上位。她还真来了这个动作,并且让我闭上眼,我现在是睁眼闭眼都看不清她的脸庞。她往我耳朵里塞了一只耳机,一阵犹如爵士乐的音乐传来。歌曲很像英文歌,但又不像。后来我在网上查到原来是刘索拉的《蓝调在东方》,一首很适合做爱时听的音乐。
  大约半小时后她累了,趴在我身上。
  她说自己如果早来一天就省下这一天的房钱了。
  我笑了笑,用手抚摸着她的长发。
  你今天下午的时候会想到跟我上床吗?我长得不漂亮,又没有气质。她抬起头问我。
  想过,因为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的一头长发,还有一对圆润可爱的乳房。我说。
  可爱?第一次听说用来形容乳房的。说完她翻下身子侧向一边睡去了。
  早上,阳光毫无保留地从窗户里照射了进来。
  我早已醒来,一动不动,连转身也不敢,生怕惊扰她,只能静静地看着她呼吸。
  她终于醒来了,我和她说了会话,当她发现枕头边上还有一个套套时,她竟拿了起来对着我说:还有一只,用了吧,不用怪浪费的。
  看着她真诚亲切的眼神我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  再一次的翻云覆雨,我竟没有了昨夜的如梦似幻感觉。原因可能是早上的阳光太浓烈了,使我看清与顾忌的东西多了起来。
  事毕,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洗了澡。
  三、
  吃过早饭后我们各自拿着身份证去退房,当等到她退时,我想凑过去看,她一把遮住了身份证,笑着说留个念想,不必认识。
  我点了点头,其实我没打算看她的身份证,我想着为她整理下稍稍有点凌乱的长发。
  在车站旁,两人拉着行李箱挥手告别。我要赶火车,她要赶去草原的第一班公车。
  没有拥抱,没有眼泪,我们像普通的朋友一样说了句再见便转身离去。不过在快要上车的时候我还是转身喊了她一句“喂!”
  她拿着车票转回了头,再一次向我挥了挥手。
  “玩得开心点,路上注意安全!”
  她没有回答,直接上了车,也许她没有听见,也许听见了不想回答。
  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见面,时之今日。
  总之正是这种不曾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的遗憾成为了今日的完美,如果她早来一天或者我晚走一天,那么结局可能将不会是这样的。因为与她第一次是艳遇,第二次则可能是偷情,那么接下来的第三次、第四次就绝对变了味。
  在我生命的长河中,往事就如一滴花瓣雨,点缀着一去不复返的青春。而那些数以万计的匆匆过客,绝大多数都已忘却,连同他她的名字与容颜,而只有少数者虽是惊鸿一瞥或擦肩而过,却使我们终身难忘,铭记于心。
  这些就足够了,有些事做一次就好,有些人见一面就行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客服热线
400-1234-888 周一至周日:09:00 - 21:00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科技路88号现代城5号楼

新锐创想是一个融创意、设计、技术开发、服务为核心的新锐互联网公司,专注于Discuz!周边插件开发和精品模板设计,坚持为客户打造高品质的精品模板和插件。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伴游网

GMT+8, 2018-9-18 23:19 , Processed in 0.137862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